投資應該是人生最后一份職業

投資應該是人生最后一份職業


“投資應該是人生最后一份職業,在個人心智、社會經驗和商業直覺商尚淺進入這個行當,注定會非常辛苦?!?/strong>

1、投資最怕的是系統性風險,創業也一樣。所謂系統性風險,就是這種風險是來自外部的,非自身可以控制,但風險的成因則是自身對趨勢的誤判,或過于前瞻,或過于自我。

2、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是每個人都追求的境界。但是,你永遠都不知道現在所處的時間和所做的事情是否正好在那個節點上,所以,保守主義,或者相對的保守主義,常常是更為有效的方式。

3、選擇投資作為自己的職業,也就意味著你必須終生都與保守主義的價值觀為伍,以有罪推論的眼光來看待項目和看待對方的人。

4、對待朋友,我們當然要正直,要誠心正意;但是面對動輒千萬的投資,面對基于各自立場的生意,利益才是雙方關注的焦點,分清朋友和生意的界限,是一種更為職業和專業的方式,因為在面對生意的時候,我們并不是一種單純的個人行為,不管這個事情是不是由你一個人在運作,你只能代表公司,你的失誤或者成功都與公司的利益息息相關。

5、所謂公司,在德魯克的定義中是指一個能夠創造了顧客的組織。你當然要提供盡可能好的產品和服務,但背后是理性人之間的交易。交易并不可惡,屁股決定了腦袋,交情是生意的潤滑劑,但不是生意成交的關鍵。

6、在生意的過程中,我們最大的困惑是信息的不對稱。除了項目本身的情況,更重要的是對方的想法,即在公開數據之外對方的意圖。這種意圖,很多時候你并不能通過理性的方式,通過研究通過計算去獲取,它更多的時候來自于菲利普費雪所說的“閑聊”。

7、赫布科恩把談判定義為“綜合運用一個人的信息和力量,在多種力量所形成的結構網的張力范圍之內去影響人們的慣常行為及反應”,他認為談判的決定性因素一是信息的多少和準確度;二是對時間的把控,他急還是你急;三是力量,換句話說你擁有怎樣的氣場。

一個微妙的舉止,一句話的得體與否,都可以影響雙方氣場的強弱。不卑不亢當然是最不錯的方式,但很多時候我們總是輕易將自己的意圖寫在臉上。

你如何急迫地希望達成交易,你的公司如何的弱小,你掌握的信息如此之少,種種,都會在你的舉手投足中流露出來。

8、所以,因為信息的不對稱,或者,因為缺少感知信息的能力,或者無法控制內心的焦急,我們就選擇與對方談戀愛——將自己的欽佩之情毫無掩藏地表露出來,以過分的誠懇將自己的信息統統告訴對方,想對方所想,傾我所能為對方尋找和設計解決問題的方案。

這樣做當然可以獲得對方的好感,甚至運氣好的時候還有可能得到幾個相互欣賞與愛戀的知己。

但是,很多時候更多的結果是—–你燃燒了自己,只是照亮了對方。男人和女人談戀愛可以,但生意卻萬萬行不得。你的一片熱誠,常常會被對方所用,使自己陷于被動和失敗?!拔冶緦⑿恼彰髟?,奈何明月照溝渠”!

9、談判對于投資的重要性,無論怎么形容都不會過分。投資的標的太過巨大,微小的變化,帶來的差異都堪稱巨大,因為價值的評估本身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精確方法,價格的變化純粹取決預期,取決于對未來成長性的模糊判斷,而預期是多么主觀的東西,一時一事,一點一滴,都可以對預期產生影響。

10、這么強調談判的重要性,并不是要將談判上升到生意的全部,或者刻意要從別人那里獲取額外的好處。談判的意義在于,你可以用恰當的方式對自己的利益進行保護,尤其是投資行業過分火爆的當下,燥熱的市場已經催生了項目方并不合理的預期,資本已經處在了買方市場的尷尬地位,如果你仍然以當下的燥熱來預期將來的價值,就很可能給子帶來滅頂之災。是的,滅頂之災!

11、在格雷厄姆的理論和巴菲特的投資實踐中,除了將股份當作整個生意的一部分之外,最為重要的觀點就是安全邊際了。而安全邊際的基礎就是價格,永遠不要以樂觀的未來收益來評估現在的價格,安全才是投資最為重要的哲學。

12、談判的意義更多的時候也不是體現在價格上,它還是把事情順利做成的必要手段。你的對手常常是那些已經有過1000張合同談判經驗的老手,察言觀色本來就是他們的強項,你的不合理或者不得體的行為和表現,在不經意間會傳達出一些錯誤的信息,也許那并非你的本意,但卻給了他不合理的預期,當你在事后需要竭力去扭轉和解釋的時候,你已經深陷被動。最后,你要么被迫妥協,要么是把事情徹底演砸。

13、在投資的過程中,專業最多也就占到30%的份額,另外的70%是性格、教養和知識。當然,那30%你必須演練到爐火純青的程度,那是你的手藝,是基本的詞匯量和平仄的功夫,但絕妙的詩句全賴于詩外的功夫。

成功的投資者是一種更接近于老中醫的職業,望聞問切是基本的功夫,準確的判斷來自于經驗,巴菲特說好企業是可以聞出來的,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技術到了,但是修為不夠,你同樣成不了一個優秀的投資人。

14、似乎沒有一個行當,與人性有著這么密切的關聯。貪婪與恐懼幾乎就涵蓋了人性的全部,人只有在性和金錢面前,才會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而進退失據。一個合格的投資者就是一個能夠控制自己欲望的人,一個以保守主義和悲觀主義為行事準則的人。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做到了這些,你是不是看起來就像一個圣人一般?當然,那是巴菲特、芒格和費雪的境界,但卻是我們必須時刻仰視刻意接近的標桿。

也許終其一生,我們都無法接近,但至少,我們要讓自己的臉上留下些許從容淡然的痕跡,至少不要留下太多恐懼與貪婪的痕跡,留下被焦慮折磨過的痕跡。象由心生,你的表情每時每刻都在出賣你的內心。

15、終其一生,我們都在經營著信任。信任被德國社會學家盧曼稱作是一個社會復雜性的簡化機制。社會是這樣,團隊之間更是這樣。

之所以被稱為團隊,其前提就是彼此之間的信任,如果沒有了基本的互信和基于信任的彼此依賴,那么,增加的溝通成本和由溝通不暢產生的摩擦成本,都將給組織帶來巨大的傷害。

對話需要基礎,價值觀需要認同,知識和判斷能力也需要彼此基本的認知,團隊的配置也是基于對對方的充分了解,同樣地,過分的高估或偏狹的自我認知,都容易導致信任的喪失。

因為信任是來自對你一貫行為的認知,一貫的偏狹,一貫的違背常識,都會使認知的基礎發生偏移。

16、但是,很多時候信任的減弱也來自于你對對方能力的錯誤估計,也許某些東西本非對方所長,你卻無端地賦予依賴,當事實顯現出來的時候,你就陷入了被動,因為那本來就不是他所擁有的,是你自以為是的幻覺。就像戀愛,明明是尋常顏色,在愛慕的眼里卻一派春色。

17、在芒格眼里,有兩個傾向會引起的可怕后果:

1)動機引起的偏見,這種先天的認知傾向,認為對職業有利的東西必將對客戶或者廣義上的文明有利。

2)帶錘子的人式的傾向,“對于一個只有一把錘子的人來說,任何問題看起來都很像釘子?!?/p>

投資人最怕的就是這種由動機和自戀導致的錯誤,尤其是后者,嚴重的常常會對明顯的問題用自我催眠的方式予以回避和自我說服。

因為信息的不完整,因為預期的無法精確,在面對一個案子的時候,常常會犯上自我催眠的毛病,一個項目存在著,它當然是合理的,所以你總是可以為它歸納出100條好的理由。

但是,好,從來就不是一個促使你投資的理由。它的不好是可控的,它的不好是可以修正的,它的不好并不足以毀滅你的投資,那才是你真正下單的原因。

18、投資是在風險可控情況下的概率博弈。風險可控是最基礎的前提,這個風險可控包含了多重意義。

從個人的角度講,你本身是一個富人,投資的錢并不會對你的生活造成影響,而項目又有值得下注的理由,比如朱敏對聚光的投資,不是朱敏在投資前已經看清了項目的未來,而是那60萬美金只占他財富總值很小的一部分,就算失敗也不會有影響;

從機構的角度講,如果你已經有足夠的收益,那么,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對早期項目進行少量布局也是應該的,但這種布局也同樣不是基于他看得有多清楚;

另外一種控制風險的方式是專業化的集中布局,比如策源在web2.0的投資,最后收獲豆瓣,就是這個道理。

排除了這三種情況,對早期項目的投資都要慎之又慎,因為我們實在找不出一種可以控制風險的方法,那種基于我看懂而別人沒看懂的理由,其背后的邏輯都是基于對自己過分自信。

這種行為,在哈耶克的哲學里叫作“致命的自負”,那是一條“通往奴役之路”的道路。

19、前面講到“存在即合理”,一個項目在著,總可以找到100條它存在它存活它做大的理由;但是導致這個項目死亡和不死不活的理由,才是真正值得我們關心的東西,芒格說“如果我知道去什么地方一定會死,那我就肯定不要去”,如果我們知道出現某種情形他注定會死,并且這種情況的出現還不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你還能對它下注嗎?


海天娱乐游戏 二肖中特期期准 浙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大数据龙头股票有哪 怎样是公式算一肖 永利棋牌网站? 北京快3助手手机版 在线股票行情图 生肖牛的最旺数字是什么 韩国快乐8|走势 吉祥白城麻将官方下载